笨蛋遇到了傻瓜

因为害怕在人群中迷失自我

枫桎:

    那一天,和友人走在人潮汹涌的街道上,看着迎面走来的人,我害怕了。友人问我为什么突然沉默了,我说:我不喜欢在这么多人的街上走着,这让我觉得有点压抑。她不是很理解,她说热闹挺好的啊。


    是的,热闹的街道是很好。但是我更喜欢人影稀疏的街道。人迹罕至的地方,我总是能够更好地看清前方的道路,更好地去分辨方向,而不至于迷失了——我自己。


    或许,这是病吧。我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向上。从小在压抑的环境下长大的原因,让我总是犹犹豫豫,总是无法清楚地去决定自己前行的道路。看着街上一个个尧有目的的人,都在努力地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,我有点心慌。并不是在羡慕他们有多么光鲜亮丽,也没有去渴望他们所拥有的。只是,我单纯地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目的地罢了。


   吵杂的人群里,每个人都好像成双成对,但事实上呢?有多少人如我一般还在迷糊,还在孤寂,还在无奈着生活的现实。他们多少人是用伪装的笑容去掩饰着自己,用洋装的开心去讨好着别人?


   繁杂的街道上,形形色色的人,总是带有一点若有所思,思索着人生,思索着未来,但是,在这么多人的影响下,到底结局是否能如愿?


   我害怕,自己会被影响,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人,所以我一直努力在做自己。


  我害怕,自己会被诱惑,去获取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所以我一直努力在拒绝诱惑。


  我害怕,自己会在人群中迷失了自己,失去了那个我喜欢的自己,所以我一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。


  如果人群的拥挤逃避不了,那么我们就坚定自己吧。



_(:з」∠)_ 好想变成芝士面包:

    我有一个很孤独的朋友..


    在遇见他以前,我以为寂寞就是孤独,


    后来,我发现,寂寞是种心情,孤独是种心境.




    他的生活似僧侣,极度的自律,而这节奏似乎是他自己与自己的约定,


    早上,醒来,洗漱,上班,


    中午,午餐,散步,上班


    晚上,下班,晚餐,上网,睡觉.


    周末,购物,做饭,上网,睡觉.


    这种生活节奏一旦因为某些情况被打破,


    他就会心情低落,然后散发出一种很危险的气息.


    就像受了惊的猫,让人觉得随时都有被猫爪挠的危险.




    我想这也是他没有朋友的原因,


    他有个优点,爱好很广,涉猎范围很大,


    他也有个缺点,凡事都只有三分钟的热度.


    所以无论哪个群体对他的第一反应是:同类.


    在慢慢接触后,才觉得非我族群.


    所以在学生时代,他的周围从来不少围着的人,


    只不过种类是根据他当时爱好而换的.


    有讨论玻色弦理论,


    有共赏徐志摩的诗,


    有论破民主意识形成初期的见解,


    有考据<钢之炼金术师>的真理之门..


    他的爱好真的很广泛.


    但他从来不会珍惜身边的人,


    从来都不会用心去融入一个团体,


    从来都不懂得去体会周围人的心.


    


    那个女孩,就是这样离他而去,


    而他,一直到数年之后,才后知后觉.


    可惜女孩已经有了自己的世界,


    而这世界太过耀眼.


    他的世界太过荒芜.


    他选择了放弃,


    这是他为数不多的情感经历.





    


    学生时代,大家都在繁忙的学业中寻找空闲偷乐,


    而步入社会后,大家在繁忙之外编织着自己的世界,


    曾经能说上话的人,已经一个一个的离他远去,


    他成了彻底的一个人.




    一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?


    早上出门时,无意碰倒了一个易拉罐,


    易拉罐孤零零的横在客厅中央,


    对着无人的房间说句: 我出门了..


    晚上回家时,打开门,打开电灯,


    易拉罐还是在那...


    然后对着无人的房间说句:我回来了..




    他的冰箱中,


    总有许多速冻食品,


    他说,为了省钱.


    其实我知道,


    他不愿意出去吃饭,


    因为人潮将他的孤单无限放大.


    这也是他,讨厌人群的原因之一.





    "为什么不尝试去改变?"


    这句话,他已经听的足够多了.


    前提是 如果人是如此容易改变的生物的话...


    


    他在现实之中,连好好表达一句话的能力都不及格,


    尽管他能在网络里随心所欲的畅言..


    他的沉默寡言,让更多人不愿意接近,


    而他也无意去主动迎合他人的口味.


    那会让自己变得,不再是自己,


    虚伪如同假面,


    人们爱上的是那层虚伪的皮,


    有朝一日蜕皮之后,


    大家会带着惊讶的目光,


    唏嘘,感叹,然后纷纷散去.


    结果依然不变,


    他还是孤独一人.




    极度重复的生活,


    千篇一律的日常,


    枯燥乏味的每一天...


    
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何时能完成自我的救赎,


    亦或是有人能敲开他的心扉.


    或许我们都是孤独的,


    只是我们暂忘了它,


    孤独伴随我们左右,


    直到我们想起它的恐怖的那一天...